仁濟醫院.jpg

看過同志友善醫療手冊後,發現醫生歧視性傾向之經歷比比皆是。

起初,因為鼠蹊部附近有點發炎的狀況,掛了仁濟醫院的大腸直腸科。

醫生表示診療需自費200元,買一個類似內視鏡的塑膠物,每人一個自己用。

醫生用了這玩意視察後,表示我有一顆內痔。

塑膠內視鏡.jpg

▲就診需自費200元買這個做檢查

「不是便祕才會有痔瘡嗎?我腹瀉還比較頻繁。」我有大腸急躁症。

「腹瀉也會。」他接著就開了喜癒痔軟膏、雅伯痔栓劑等痔瘡藥,我姑且就用了。

另外醫生還從自己抽屜裡拿出一個小圓盤裝的藥膏,深色近墨綠,有中藥的藥草味,示意我敷在發炎患部。

因為那藥膏沒什麼效,本來我不想再去,可是在洗澡時,意外摸到鄰近肛門附近的皮膚,有兩個渾圓的突起處。

2月19日,不得已再次回診,醫生看了就說:「這好像是菜花。」

接著待我起身時,一副凶神惡煞地問:「你是不是同性戀?」

「呃………………」我有點支吾其詞。

「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!」這回醫生更凶了。

「是。」迫不得已,被醫生逼出櫃了,因為害怕未誠實說明,會無法進行後續治療。

當天醫生總算有進手術房,幫我電燒切除這兩顆贅生物,進行化驗。

仁濟.jpg

3月5日,過來看結果,醫生說:「是菜花,」

「菜花的藥膏塗在皮膚上皮膚會變得爛爛的。」所以醫生不給我開藥治療。

醫生接著說:「你要不要驗HIV?」

由於本身也會擔心HIV,因此就抽血驗了。

3月14日,再來,醫生表示是陰性,並說:「你一年後要再驗一次,以防有空窗期。」

我心裡納悶,HIV空窗期不是才三個月,哪有一年那麼長,不過一年再驗也是可以。

再次回診時,醫生直接問我要不要住院切除痔瘡,並表示費用由健保給付。

我拒絕了,因為我自己也沒摸到痔瘡,何必挨刀,後來就隔了半年沒再來。

掛號.jpg

然而半年後,肛門口意外摸到了管狀物,於是就再度回仁濟醫院看診,發現該醫生本來的週二診已被砍掉,只剩週四診了。

9月19日,醫生看到我,說是要調就診紀錄,看我以前是什麼問題。

菜花!」醫生裝出一副吃驚的表情,好像很嫌惡的樣子,接著才幫我看診。

「有一條血栓還有一顆菜花,痔瘡一顆、兩顆……」從醫生口中,我大概知道摸到的是血栓。

然後醫生要幫我安排住院,並表示:「要2000元哦!」我想才2000左右,因此答應了住院手術。

後來醫生又追問了我有沒有驗HIV,我回答有,幫我做亞培愛滋快速檢測試紙的人員,其實都已經注意到我去驗過了很多次。

針筒.jpg

9月23日,入住當天,護士要我填一張同意書,上頭的名目是「尖銳溼疣紗布」,為了順利進行,我簽了。

護士問有沒有家人來照顧我,我說沒有,因為痛是自己的,沒有人可以幫忙承受。

我猶記得,手術書上我明明有勾選一個,不同意透露病房號碼,怎麼爸媽竟然還知道,並且進來找到我。

9月24日,手術結束後,機器一度測量到血壓飆高至200mmHg多,然後麻醉師給了我一顆類似舌下含錠的東西,後來血壓馬上降了。

醫生跟我說:「你的血栓太長了,我只切了3分之2。」血栓太長?那是什麼原因,醫生並未解釋。

醫生先是給我一瓶精油,後來又給了一瓶半白半透明的藥瓶,說是他自己研發的,要我比較哪罐止痛效果比較好。我心想,精油哪裡會有止痛效果,後來當然回答了是半白半透明的那瓶藥。

住院時間好長,後來我心裡有點咕噥,為什麼還不能放我回家?住院要三天那麼久?

繳費單.jpg

9月26日,等到要出院時,護士提供付款單,我和我母親都有點驚訝,普通電燒竟然總價要5000多元。

我和我母親各去詢問了護士一次,護士表示:「醫生沒跟你講嗎?」

我問:「醫生不是說才2000多?」

護士答:「因為你有菜花,我們醫院使用後所有設備均須悉數銷毀,這部分需要由你來承擔。」我心裡抱怨,最好醫院是會把病房的床墊和被單都一起銷毀,而且我手術醫院連一塊紗布都沒幫我用,叫什麼「尖銳溼疣紗布」?至於針頭刀片、病理廢棄物,那些不是每家醫院手術後都會銷毀的嗎?為什麼因為曾經得過菜花,就要加收這筆費用?

護士接著還有說:「我們已經幫你保護隱私,請你自個兒跟你媽媽解釋一下。」有點意思是要不然得菜花這事就要被抖出來,攤在陽光下了。她當場抓到病患的痛處,最後我只好息事寧人,乖乖付款。

一堆藥.jpg

▲開了一大堆藥,吃到腸胃不適

出院後醫生囑咐,因為傷口變化得很快,要我下禮拜一到仁愛醫院給他看診,不必掛號。

9月27日,結果醫生禮拜五就打電話來責問:「你怎麼沒來?」

我辯駁道:「你不是說下禮拜一嗎?今天才禮拜五。」醫生聽了,就默默掛掉電話。

9月30日,米塔颱風停班停課,所以我下禮拜一也沒去,我將颱風訊息告知醫生。

禁食單.jpg

▲醫生給的術後飲食忌口名單

10月3日,回診,我先是問醫生是否還有化驗到菜花,醫生回答:「我有特別幫你叮囑醫院要檢查菜花這部分,這個你都沒有。」

我順便問了醫生現在打菜花疫苗還來得及嗎?醫生回答:「菜花沒有疫苗。」顯然醫生不知道菜花疫苗這回事。

我示意說是打那個子宮頸癌疫苗,醫生回答:「你說那個HPV疫苗,那個女生打才有效,你男生打無效啦!」他意思大概是,你沒有子宮,打那個疫苗也沒有用。

我再問:「那要怎麼防止菜花復發?」

醫生反倒斥責:「你就不要再去搞同性戀啊!」

「你要擔心應該不是菜花,而是HIV,搞同性戀遲早會得到愛滋!」

其實,性別角色只要當1號就不需要接觸肛門,這跟是否是同性戀有何關係?更何況連同性戀跟同性性行為都不分。最重要的是,我問菜花,醫生一直跟我扯HIV,到底是什麼用意?

上網瀏覽到陳高識醫師經臺北市政府醫師懲戒委員會決議事項,這裡頭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很啟人疑竇,可是點進去後資料卻付之闕如。

原來仁濟醫院醫護人員竟能這樣踐踏同志族群,扒皮、卡油,再用言語羞辱,把人狠狠踩在腳底下,並以加收費用排除不喜歡的特定疾病患者。看著他們如此賺錢,成就自身財富,個人的相對剝奪感就愈高。

 

仁濟醫院

郵遞區號:108

地址:臺北市萬華區廣州街243號

電話:(02)23021133

營業時間:

平日:9:00~11:30、13:30~16:30

週六:9:00~11:30

公休日:週日

官網:http://www.tjci-tp.org.tw/dispPageBox/TPMain.aspx?ddsPageID=TJCIHP

 

雞嘟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